Ca's wife

一个穷人,喜欢东方。系探女厨。

是好看的哆来咪小姐!

一个脑洞,打算梦月组狗血文(便乘)

   “探女大人,哆来咪小姐昨晚又发来与你会面的申请。”
    在我美滋滋来到办公室准备悠闲地度过这无工作的一天时,我那瑟瑟发抖的兔子秘书对我说:“考……考虑到您今天的工作……不算多,我帮您通过了。”
    我看了一眼我那可怜的兔子秘书,叹了口气,摆摆手让她出去了。
    我坐到那张熟悉的办公椅上。
     啊,哆来咪小姐又要来了。
    虽然说哆来咪小姐长得是挺让人赏心悦目的,不过这么频繁地来拜访我也不太好吧。看了看日历,这个月她已经来了快十次了——每次都是我几乎没有工作的时候。
    她是不是打听好了我什么时候有空啊?一个奇怪想法蹦了出来。我摇了摇头,哆来咪小姐怎么可能这么无聊呢。不过每次和她见面都不能直接交谈,挺麻烦的。
    想到这里,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顺手翻开了位于办公桌上的文件夹:“《关于XXX计划的安排和具体实施……》”
    啊,这个计划已经搁置很久了,询问过绵月大人,她们好像并不打算撤回,资金也已经发给我了……
    不如,就交给哆来咪去做吧。
   

   “探女大人,我来了!”是熟悉的声音,当然是哆来咪小姐。我点了点头,哆来咪小姐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啊,深红的睡帽松松垮垮地扣在哆来咪的头上,几缕绀色的头发透过缝隙垂在哆来咪两颊旁,脸颊上有着淡淡的红晕,最为吸引目光的,是她那点缀在脸上的蓝宝石般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嘴巴显得恰到好处。
    更重要的是,哆来咪在对我笑。

独翼的白鹭 7

       如果能去往月之都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为了试探我的能力,我跟随着八意大人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个东西”八意大人指着远处一个立起来的圆盘,“它叫做靶子。”跟在我们身后的月之使者递过来一副弓箭。
八意大人接过那副弓箭,瞄准了那个奇怪圆盘:“你说,我从这里把箭射出去,能射中那个靶子的中心吗?”
我看了看那个被称作是“靶子”的圆盘,它上面有一圈又一圈的花纹,正中心只有一个指尖那样小的点。
要从这么远的地方射中靶心,一般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吧。
“想好怎么回答了吗?”八意大人的声音着实地吓了我一大跳,我转过头去,八意大人已经在一旁气势地拉好了弓。
她的脸上依旧浮现着那种被称作为“笑容‘’的东西。是比较自信吗。
那这样看来,应该是能射中的吧。

“能”我弱弱地发出了这样一声。
八意大人很快将手中的箭射了出去。
看样子是向着靶心射出去的,飞翔轨迹如此笔直,看来是没有问题了。
我转过头看向八意大人,忽然间一阵大风刮过,八意大人脸上表情的变化令我吃惊。
“砰”的一声,那只箭被风吹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好了,我知道了。”

独翼的白鹭 6

等了许多日,待我左肩的伤完全好后。
“我带你去月之都吧。”八意永琳说,背对另外看不见此时她的表情。
“月之都吗?”
她好像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是啊,没有污秽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试探一下你的能力是什么。”
能力?
八意永琳转过身来,看了下我此时的表情,笑了笑,“毕竟你在地面上生活过这么多年还能不沾染污秽,有特殊的能力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是吗,是吧。

——————————————————————————
      那只白鹭妖遇到了八意大人呢,以后可能就要比我高一级咯。称呼其为探女小姐?
探女小姐,你的情况可真有点不妙啊。不过,看样子算是满足了你的心愿吧,能成为月上人可是地上人普遍追求的事情。
至于试探能力吗?天邪鬼的能力不一般都是颠倒事物的本质吗?试探也不会出什么惊喜吧?不过我想,探女若成为月上人的话已经不算是天邪鬼了吧。八意大人或许真能试探出不同的能力呢。
不过成为月上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算了算了,反正不关我事,探女小姐,只能在梦里提醒一下你了,其他自求多福吧,祝你做个好梦。

一个脑洞,梦月组。

致我的爱人:
        亲爱的,那几个该死的月人今天又被我的宠物——梦魇缠住了,不怪我呀。谁叫他们心里有鬼,对你的事情还念念不忘呢。他们的精神肯定会因为梦魇收到极大的折磨。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忘记当初他们犯下的罪恶。没错,就是绵月姐妹和月夜见,哎呀,他们长生不老真是太好了。
        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当初是如何对待你的。就因为恐惧你的能力而对纯洁无暇的你施以最为污秽的言语。他们在月之民中散播谣言,说你早已沾染上了污秽;他们亲手颁布对你的逮捕令,让所有的月之民都与你为敌;他们把你送进监狱让你和其他污秽之人关在一起,这样
即使您本身再纯洁无暇也难保沾染上污秽,罪名便可以坐实……
        啊,当梦魇纠缠他们到一定程度后,我就可以他们
沾染了污秽的罪名告发他们,让他们经历比当初的你更痛苦。真棒啊,我的爱人,你一定也很想这样做吧。没有什么比复仇更痛快的了。
        对了,你,探女,我的爱人,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呢。
                                                                        哆来咪·苏伊特
                                                             某年某月某日于梦境

独翼的白鹭 5


       “你身上果然没有污秽呢。”
探女艰难地抬起头,眼前的女人留着长长的白色头发,似乎和梦里出现的那个女人重叠了。
“你……”
她此时已被利箭穿透了左肩,蔓延开来的疼痛带给她的,只有逐渐模糊的意识。
睡吧。
梦里什么都有。

     “八……意……永琳。”

     探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着一个小屋子里。
在床的对面坐着一位白色头发的女人。
“你……”
“昨晚是我。”
“……”

—— ——————————————————

    昨晚那个白色头发的女人用弓箭射穿了我的左肩。
但是,我的左肩过了一个晚上就好了。
“是你自己好的,我没有医治你。”是这样的吗。
我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她似乎在我的梦里出现过。
听小屋附近的人,好像是她的手下吧,月之都来的人吗?
这可真是,奇怪呢。

不更

lof我*你m,还我文!

独翼的白鹭 5

(预告)
“你身上果然没有污秽呢。”
探女抬起头,眼前的女人留着长长的白色头发,似乎和梦里出现的那个女人重叠了。
“你……”
她此时已被利箭穿透了左肩,蔓延开来的疼痛带给她的,只有逐渐模糊的意识。
——————————————————————
“你好,我是八意永琳。”


—————————————————

明天更个1000字(

独翼的白鹭 4

续前文,作者初中生文笔,此文有轻微梦月组,ooc预警。

       如果我能到月亮上就好了,不是吗。
————————————————————————

      最近的梦,那些零碎的片段,我总觉得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梦里那座繁华而不真实的都市,那个反复出现的白色头发扎着麻花辫的女子,那群有着人类的形态的兔子,那一只……那一只极像我的左翼的翅膀,那似乎是一个,断了的翅膀。

     这到底是什么呢?
——————————————

       又有多次月食过去了,现在的我,早已不是白鹭,按照我以前所知道的人类的语言,我应该被称作某种“妖怪”。除去那头白色的头发和无法收去的双翼,化成人形的我和一般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啊,人类形态的我还真是方便呢。很想出门走走呢。隐居的寂寞,我有些受不了了。

        在某个满月的夜晚,我飞向了离住处不远的人类的村庄。化成人形的我第一次在空中畅快地飞翔着,却不知此时的我在月光的照耀下十分显眼。
————————————————————————
       

        猎物不知自己已经被猎人锐利的目光瞄准了。猎物指的是谁?那个猎人,又会是谁? ——————————————————————————

未完待续






创造与食用2

续前文,注明一下,这里的探探和123早就在一起啦(
(所以哆来咪你担心辞职个屁(?))

      想要为梦魂制造一个完全合适的梦非常难,不过真的想要为梦魂的主人满意而又不想爆肝的话,那就是了解一下主人觉得最近的梦怎么样,如果觉得很合适的话就可以偷懒了(
      所以为了不被辞职,123决定成为偶像(划掉),决定和探女进行交流。嘛,哆来咪作为加班狂魔,可是很少出梦境的,所以当然是探女来梦里和她见面啦。

      探女进入了梦乡,坐着在梦中的办公室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探女柔软的白发被梳得整齐利落,那件熟悉的白色西装外套和酒红色裙子依旧整整齐齐的熨好穿在身上。看到哆来咪走进办公室,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个弧度。
      “是哆来咪小姐啊?有什么紧急的事要在梦里和我说吗?”
      哆来咪理了理睡帽下的头发:“探女大人最近的梦魂很活泼呢,我也做了几个梦来安抚您的梦魂,怎么样?对我的梦还满意吗?”
       探女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高跟慢慢地打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这个问题,应该由这个梦的食用者来回答吧?”
        哆来咪调皮地眨了眨眼,抬起手将探女按在不远的办公桌上。
        “春梦的味道可是没有实战那么好呢。”

——————————————————————————

写崩啦写崩啦!耶耶耶(
     

创造与食用

梦月组大法好!哆来咪小姐姐万岁!(喂你不是探女厨吗?)
无脑摸鱼的产物,有大量本人自己想的二设(随手一更。今天三更达成(

       众所周知,月之民远离充满污秽的土地,成日忙于月都的建设,很少有时间去考虑情感方面的事情,再加上天性使然,所以呢,月之民大多是很少做梦的。哆来咪工作的地方也很少出现月之民的梦魂。

        虽然说梦境中月之民的梦魂几乎很少,但是哆来咪还是会因为地上人的各种各样的梦魂所需要的梦忙得不可开交。啊,屋漏偏逢连夜雨,最近哆来咪的梦境中还多出了个月之民的梦魂。

        月之民的梦魂十分独特,只分为两种,一种是不太需要梦也能保持稳定的梦魂,还有一种梦魂是。。特别活跃的梦魂,只有特定的梦才能让其安稳下来。

        对于哆来咪来说,这个新冒出来的月之民的梦魂,可是个过于活泼的梦魂,更糟糕的是,这个梦魂的主人是月都的高官————稀神探女。

       这种梦魂,一旦没有得到它想要的梦,这个梦魂的主人的睡眠质量就不要想了,哆来咪忙的时候做点豆腐渣工程给地上人没什么,但这个梦魂的主人可是稀神探女啊,是月都高官啊,是她的顶头上司啊。她可不想因为上司做不好梦被开除啊。

        但这个梦魂所需要的梦,非常难制作出来。这该怎么办呢?

————————————————————————

未完待续

连续几日的初中生文笔让大家见谅了,挖了好多坑(